<th id="p3tzd"></th><big id="p3tzd"><address id="p3tzd"></address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p3tzd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p3tzd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「腦機接口」耳機開始預訂,這是不是噱頭?

                摘要

                馬斯克的侵入式 BCI 需要開顱,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將處在實驗階段,但基于 EGG 的 BCI,已經開始探路消費市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說到腦機接口(BCI),馬斯克這個名字是避不開的,他名下的 Neuralink 一有新動作,BCI 相關話題就會熱鬧起來。去年,Neuralink 給實驗豬的大腦表層植入銀幣大小的芯片,然后將豬的大腦運動無線傳輸到電腦上觀察。今年,他們在猴子的手臂和手植入了同一枚芯片,猴子因此能夠用意念控制光標移動,接住游戲里移動的「乒乓球」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都在不知不覺中影響人們對 BCI 的「第一印象」:腦機接口得在人身上打孔。但 Neuralink 這種要揭開頭皮,移除顱骨再進行閉合的做法,是相對激進的技術。BCI 目前更落地的仍然是非侵入式的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而今天要介紹這款 BCI 耳機,也因為不用在人頭上打孔,看起來很不「腦機接口」。甚至,普通得讓人懷疑是不是噱頭產品。


                塞了 16 個腦電極的「普通耳機」

                一家叫 Neurable 的波士頓小公司,最近在眾籌網站 Indiegogo 上架了他們設計的「腦機接口」耳機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款耳機看起來,就是一款普通無線頭戴式耳機。拆開耳罩處的織物才明白,Neurable 在兩邊的耳罩里各植入了 8 個腦電圖(EGG)傳感器。據介紹,當你戴上耳機,它就會一直探測你大腦的活動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  有意思的是,這款耳機叫 Enten(在西班牙語里,是「理解」的意思)。那么,Enten 如何通過 EGG 電極「理解」用戶呢?

                戴上耳機,它會把人的腦電圖傳輸到手機上,當數據積累到可被分析的時候,系統會告知你在一天里,什么時候最容易分心,哪些時段工作效率最高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據 Neurable 的研究,人每天能集中注意力的時間只有可憐的兩小時又五十三分鐘,而且每當你走神,平均就得花 11 分鐘重新聚精會神。但現實生活里的干擾實在是太多,手機里的一個彈窗、突然響起的電話、寵物隨性的叫喚……這些都可能讓你在專注的軌道上「撞車」。

                Enten 通過傳感器檢測到你在全神貫注的時候,會直接把手機通知靜音,同時耳機上的燈條會亮起,提示你身邊的家人、同事你正處「勿擾模式」。另外,耳機如果檢測到你在專注,會自動調節降噪強度,抵擋擾人的噪音。如果 Enten 檢測到你頻繁分心,也會提示你停下來休息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款耳機還會根據你的腦電波,推薦「專注」歌單,也會記錄你在什么流派和曲風的歌曲下更容易集中精力,隨著使用次數的增多,推薦會更加精準。

                既然是「腦機接口」耳機,動動腦子就能切歌、暫停播放也得滿足。傳感器會捕捉像眨眼或點頭這些微小動作來執行控制動作。

                目前,Enten 還在 Indiegogo 上接受預訂,定價 399 美元(約 2500 元),預訂價 199 美元,最晚明年 5 月交貨。


                非侵入式 BCI 開始探路消費市場

                去年開始肆虐的新冠疫情,至今還沒完全消退。疫情重塑了不少人的辦公方式,他們被動地體驗了遠程辦公。而現在,他們想在選擇辦公模式上有更多的自主權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據 Slack 舉辦的 Future Forum 公布的數據來看,只有 12% 的腦力工作者希望回到辦公室,72% 的人則選擇混合遠程辦公模式。硅谷的主流輿論也都是上班模式不必完全變回朝九晚五的坐班狀態。這時候,「拯救注意力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成為剛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Neurable 這家公司也選擇在這個時候,利用 BCI 技術做一款讓用戶每天都使用的產品。

                Neurable 成立于 2015 年,目前共拿到了 900 萬美元的融資。2017 年,公司因為將 VR 頭顯「魔改」成配備了 6 個電極的腦機頭盔,而受業界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Neurable 做了一個叫《覺醒》的 VR 游戲,在這個密室逃脫游戲里,你只能用意念解謎,比如看向地板上的球體,然后用大腦發出一個撿起的命令,把球撞到鏡子上,得到密碼,再靠意念輸入這些數字輸入,給門開鎖,成功逃離。

                創始人 Ramses Alcaide 提出了這個應用的難點:雖然傳感器可以從頭骨外部讀取腦電活動,但是將信號與噪聲分開很困難。Alcaide 利用了算法,當人專注地盯著一個東西的時候,腦信號比較容易識別,算法能學習人的行為,把這種特定的信號記住,就有可能能應用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在,Alcaide 表示,Enten 耳機里用到的傳感器未來可能會內置到 AR 眼鏡的鏡腿里,或者 VR 頭顯的一邊,但就現在,做到耳機里是更現實的選擇。


                技術和倫理,都是橫在 BCI 面前的大山

                馬斯克創辦 Neuralink 時,公司愿景是利用腦機接口技術的進步,使得人們能夠用思想遠程控制手機或計算機,并為患有神經疾病的人們提供幫助;終極目標是實現心靈感應,并讓人類的思想永久保存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就在今年 5 月 1 月,Neuralink 的聯合創始人 Max Hodak 宣布已于幾周前離開了公司,這和馬斯克演示「猴子打游戲」的時間重疊在了一起。這不由得讓 Neuralink 陷入「信任危機」。Hodak 的離職是因為商業原因,還是看不到技術的應用前景,目前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  神經倫理學家 Anna Wexler 在醫學新聞網站 StatNews 上發出了警示:「在這個神經技術快速發展的當下,一些私營企業在 YouTube 上的視頻演示有技術樂觀主義的色彩,還有對人們尚未看到的遙遠未來不切實際的承諾?!筗exler 說道,「他們提供的數據非常稀少?!?/p>

                馬斯克的侵入式 BCI 需要開顱,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將處在實驗階段,但基于 EGG 的 BCI 公司,目前已經開始探索商業落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比如,由華人韓璧丞于 2015 年成立的腦機接口公司 BrainCo。但這家公司的頭環產品卻引來不小的爭議。2019 年 9 月,《華爾街日報》記者走進浙江金華的一所學校,采訪在教學中使用的腦機接口頭環的學生、老師和家長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款頭環就是 BrainCo 的消費級產品,它能夠檢測學生上課的專注力集中水平,還能將學生的注意力分數直接發送給老師。頭環配有三個電極,兩個在耳后,一個在前額。頭環上的指示燈會顯示不同顏色,紅色表示「忘我」,專注力很高,橙色代表「集中」,藍色是「放松」,即表示學生走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面對輿論所說的「腦機控制」,韓璧丞回應澎湃,「頭環產品是用來幫助學生養成高效學習習慣的。用于自我訓練,不是用于監視,監視是沒有市場的。用于監控是網絡誤讀」。

                由此可見,腦機接口產品即便跨過了技術難關,也還有倫理這座大山的阻礙。即便是 Enten 這么一款貼在頭皮上的日常耳機,也有消費者提出:「連接耳機的 app 收集完我的數據,會分享給誰?」


 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:Neurable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靖宇

                本文由極客公園 GeekPark 原創發布,轉載請添加極客君(ID:geekparker)

                最新文章

                極客公園

                用極客視角,追蹤你不可錯過的科技圈。

                極客之選

                新鮮、有趣的硬件產品,第一時間為你呈現。

                頂樓

                關注前沿科技,發表具有科技的商業洞見。

                色戒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p3tzd"></th><big id="p3tzd"><address id="p3tzd"></address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p3tzd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p3tzd"></output>